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騷味很重的女友
騷味很重的女友

騷味很重的女友

茱蒂是我的女友,長的美麗動人,巴掌臉、及肩長髮還有迷人的身材,三圍分別是32C.22.34,配上165公分的身高,真是天生衣架子,陪她出門不知羨煞多少男人。而她一直在PUB工作,就是喝喝小酒、聊聊小天的那種純PUB,因為長久的浸淫練就她活潑隨和的性格,套句難聽的話就是隨便,我很隨便的搞上她,然後發覺個性相投,於是兩人就在一起了。

  成為男女朋友之後她收斂許多,反正我看不到的地方也管不著,只要沒有風聲傳到耳朵,就姑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許這才是男女相處的長久之道。而她一直對我的頭腦相當信賴,相識兩個月後身上的閒錢開始交由我處理,那時股市熱絡,我著實替她賺進不少錢,於是她更是死心塌地的膩著我,我們平日除了做愛之外,就是相偕外出花錢。

  然而好景不常,股市由萬點急洩到六千點,我搶短每日殺進殺出,賠了點數不打緊,交易稅算起來更是嚇死人,一直到今天,我除了賠光積蓄還欠五、六十萬的債,而她拜我所賜,賠的錢不比我少,於是我們只能開始往還債路上前進。

  花錢的時候兩人彼此同心,還債的時候她更捨不得拋下我這個她所謂「金頭腦」的男人,於是乎,她對我更是千依百順、言聽計從。只要我提議,也許要她下海當酒家女她也願意,不過我不能有損「金頭腦」的威名,更捨不得讓漂亮的她賣笑賣肉,考慮再三,我終於選擇傳播這一途,只要唱唱歌喝喝酒就有錢拿,她倒也不怎麼反對。

  她找了小莉、安妮、婷婷、蜜兒四個姊妹淘,都是在PUB裡跟著她的美眉,當然是比較活潑隨和的那種,我們五個人湊合成一間「銀色高跟鞋傳播公司」,申請一支易付卡行動電話權充客戶專線,然後開始印發小廣告及名片留在各大KTV櫃台。

  沒生意時我就載著四個女人在咖啡廳、冷飲店流連,一等客服專線響起,我就像是送外賣一般,一一將她們運送到定點,收取服務費。

  我一直沒讓茱蒂陪客,因為一般情況小莉、安妮、婷婷、蜜兒四個小美眉已能搞定,根本無須老闆娘親自服務。在我營業的半個月中,點叫的客人最多是兩、三個人,再不然就是一拖拉庫,必須友公司贊助。

  但最近茱蒂已經按耐不住,風騷的她辭去PUB的工作竟日跟著我確實無趣,骨子裡的活潑隨和早已蠢蠢欲動。可是我怕她的小穴穴被人吃去,沒有我在場,感覺吃虧太多,真要給人搞也得我看的安心、開心,十足享受一下暴露女友的快感才 算,所以我想順她的意也不是一蹴可及的。

  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客服電話響起時我發現顯示的號碼竟是熟悉的十個數字,是大學同學阿正的電話,我怕阿正聽出我的聲音,扯了扯茱蒂要她聽電話。


  茱蒂接了電話,問清地點及需要美眉數量,我就載著一堆女人往目的地前進。

  ~~~~~~~~~~~~~~~~~~~~~~~~~~~~~~~~~~

  「哈!茱蒂,你機會來了,這次是我的熟人,我讓你下去做,可是待會我會進去監視你……你這騷屁股可不要太過分呦!」我在車上向茱蒂宣佈。

  茱蒂狠狠捏我一把,嬌嗔的說︰「討厭啦!人家只想唱唱歌而已,你以為我喜歡被摸呀?」

  「可是不讓人摸搞不好被轟出來,你還想唱什麼歌?」我打趣她。

  「那……那我該怎麼辦?你肯讓別人碰我嗎?」她訥訥的說,手指扭動著好似相當為難,可是我看到她眼中浮現一抹渴望的光芒。

  「碰碰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在一旁,只要我一咳杖,你就知道該節制一下羅!」我臉上擺出寬容的表情,她一定非常滿意我的度量。

  「哦……謝謝好老公……嘖…我愛死你了!」也不管小莉和蜜兒在車上,茱蒂一口親在我的臉頰上。

  ~~~~~~~~~~~~~~~~~~~~~~~~~~~~~~~~~~

  阿正要了三個美眉,我交代她們待會應對之道,就讓茱蒂帶小莉和蜜兒進去,估算時間差不多過了十來分鐘,我拿自己的行動電話打給阿正。

  我假裝在外頭看到他的車子,問他人在哪裡?他很高興的說,他在旁邊的KTV307包廂裡,旁邊有三個漂亮的美眉,待會灌醉她們,一定要跟我共享三個小嫩 。嘿!幹他娘的,這三個小嫩 其中有一個可是我的哩!

  時間差不多,我走進KTV包廂,三個女人假裝不認識我,而其他三個男人我可是一個也不陌生,分別是阿正、小傑還有大雄。

  這時阿正果然發揮領導者的風範,手中早已摟穩最漂亮的美眉°°茱蒂,而小莉跟小傑、大雄跟蜜兒坐在一塊。

  阿正手放在茱蒂的腰身,一一為我介紹三位美眉,我盯著他的手在茱蒂乳房邊亂摸,心中著實罵了幾句。他看見我直直望著茱蒂,哈哈大笑說︰「呵呵……這茱蒂漂亮吧?可是我搶先了,才捨不得讓給你。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叫個美眉給你開心開心的。」跟茱蒂交頭接耳一番,茱蒂撥電話要婷婷坐車過來。

  我們幾個是大學同學,好久沒見,大家輪番敬酒,不是聊工作上的進展就是聊感情生活,當我說起我交了一個比模特兒還漂亮的女朋友時,茱蒂笑嘻嘻的說︰「有我漂亮嗎?」她的臉上因為酒精微微發紅,看起來像一粒紅蘋果般可愛。

  阿正在她粉頸香了一下,諂媚的說︰「我才不信有我茱蒂漂亮,茱蒂要是我女朋友一定可以把波波的女朋友比下去,嘿嘿……我就沒看過一個高挑的女人能有那麼豐滿的乳房……你看……還尖尖的挺著呢……好想吸上一口哩!」阿正手指由肩帶伸進去,我看見白色蕾絲埋過他的手。

  茱蒂推了阿正一把,眼睛望著我看我的反應,見我沒有咳杖,也拉不出阿正的手,只好環抱雙手緊緊護住胸前要塞,阿正得理不饒人,一把將茱蒂屁股抱上大腿,臭臉貼著茱蒂的粉頸同大家喝酒、 拳。

  我坐在阿正對面,看見茱蒂窄裙裡頭的黑色三角褲曝了光,因為沒有預期今天要自己要出來做,茱蒂貪圖涼快,沒穿絲襪,三角褲旁竟有黑茸茸的細毛露了出來。我見她倆邊聊天邊拉拉扯扯,三角褲旁暗沉的皮膚在我眼前飄來晃去,我的雞巴居然大大的硬起來了。

  坐在我旁邊的婷婷是一個嬌小的女孩子,長得非常可愛,有點濱崎步的味道,她平常「大哥」前「大哥」後的喊我,對我也有些好感,這時發現我褲襠鼓了起來,嬌笑一聲在我耳邊說︰「大哥!你的東西不乖羅!要不要婷婷幫你遮住?」見茱蒂沒注意,摸了我的褲襠一把,臉紅紅的說︰「唉呦……不小哩……不知道茱蒂姐給它欺負的多慘?」

  我看茱蒂被阿正抱在懷裡,漸漸已不再抵抗,奶子不知何時已被攻陷,奶罩鬆脫在乳下,阿正一隻手抓著白白的奶子又搓又揉,像要揉出奶汁一樣,還好她記得一隻手壓住裙身,阿正暫時還沒辦法往我的小嫩 摸去。

  我心中有氣,也有一點奇怪的想法,很想看看她能不能在我面前被其他男人搞得發浪,我不想輸給她,拉過婷婷坐到我的腿上,用她凹陷的股溝壓住我的雞巴。

  「唔……好硬喔……還一直跳……大哥你……你在想什麼?」婷婷一碰到我的雞巴,嬌呼一聲,然後她很皮的用股溝夾了幾下。

  「想你屁股中間的東西羅!」我調笑的挺她,她滿臉暈紅的躲開了我的視線。

  我們就這樣一人摟著一個美眉喝了十來瓶大罐裝美樂啤酒,漸漸大家都已經感到暈暈然,男人聊天聊的少了,除了輪流唱歌之外,就是想辦法吃美眉的豆腐,現場只見最活潑隨和的蜜兒已經輸拳輸到內褲脫了下來,只用短裙蓋住大雄亂摸的手,而T恤掀到乳房上,兩顆小而挺的奶子輪流讓大雄吸著。

  另外的小傑跟小莉面對面坐著,兩個人竊竊私語,小傑全身上下只剩一條小內褲,而小莉上空貼在他胸膛,正聽他甜言蜜語。


  而茱蒂還好一點,她不准阿正在她屁股亂摸,只是掀起了裙子,穿著一條黑色小三角褲坐在阿正胯上,讓阿正推著她隔著西裝褲亂磨。

  茱蒂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臉上帶著無辜的表情,我看到她窄窄的內褲後那狹長的凹縫不斷在阿正鼓鼓的褲襠上滑來滑去,真怕一不小心滑進去,我的嫩 就被人強佔了。可是幹他娘的阿正卻是越磨越用力,我居然看見他灰色西裝褲褲襠濕了一大片,仔細一看還是茱蒂內褲跑出來的。

  我越看,雞巴越脹得難受,不管是誰的東西,只想把它塞進茱蒂的騷 裡去。這時婷婷剛唱完歌,發現我盯著茱蒂看,輕笑說︰「大哥吃醋了喔?茱蒂姐這樣子你也可以如法炮製,怎樣?敢不敢在茱蒂姐面前弄人家。」一隻小手隔著褲子不斷撫摸我的雞巴,差一點讓我射了出來。

  看我沒有回應,婷婷抓了我的雞巴一下,起身說︰「來!現在是特別秀時間,阿正大哥想不想看?只要每個美眉給一千塊錢,就有精彩的表演呦!」

  「廢話!只要茱蒂肯脫光,三千塊也要看。」阿正掏出一疊千元大鈔數了六千塊給茱蒂,剩的就當成小費。

  (2)

  ~~~~~~~~~~~~~~~~~~~~~~~~~~~~~~~~~~

   四個美眉紛紛爬起身來把內衣褲再次穿妥,蜜兒拿出鈴鼓跟哨子分給其他三人,婷婷點了幾條快節奏舞曲,一聽音樂聲響起,四個人只穿著內衣褲及高跟鞋爬上桌面開始扭動起來。

  不知茱蒂平常是不是訓練過,居然可以搖的跟其他人一模一樣,只見四個美麗年輕的美眉衣不蔽體的在眼前大跳熱舞,隨著哨聲乳房跟屁股激烈彈跳,一有機會四人就拿渾圓的屁股向著自己男人,還緊拉三角褲讓布料深陷陰唇之中。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四個人的哨聲整齊而畫一,大雄掏出雞巴輕輕的搓著。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大家眼睛直直盯著女人的內褲看,我的雞巴也趐麻的難受。

  「嗶……嗶……嗶嗶嗶!」忽然蜜兒吐出哨子開始嬌喊︰「脫羅!脫羅!脫羅!」

  「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氣氛開始熱切淫靡起來,四個女人扭得香汗淋漓,一等到四個男人也跟著吼了起來,極有默契的,四個人伸手解下胸罩,丟向自己男人身上。

  「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一波波乳波臀浪在眼前湧動,其中以小莉的最是傲人,像是兩粒木瓜,乳頭紅櫻櫻的好大一粒。而婷婷的最是嬌小,有小女生的粉嫩顏色,讓人不捨得輕薄。當然羅!茱蒂還是其中最誘人的一個,乳房挺翹而健美,乳頭只有花生米大小,色澤像極巧克力鮮奶,已經硬硬凸了起來。

  我知道因為有我在,她們服務的特別安心,而茱蒂因為在我面前可以放浪形骸,早就HIGH的一踏糊塗。


  「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蜜兒清脆的嗓音持續嬌喊,四個人擺動著乳房彎向前方的男人,臉上充滿淫穢,大雄受不了誘惑伸手就往蜜兒奶子摸,蜜兒嬌叱一聲告訴他不准摸,摸了可就不繼續跳了,大雄總算乖乖的坐回沙發。

  「嗶……嗶……嗶嗶嗶!」這時候大家已經HIGH到最高點,不等蜜兒出聲,眾人已經嘶吼︰「脫羅!脫羅!脫羅!」,每個人都想看她們把內褲也脫下來。

  「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蜜兒也跟隨著男人嬌喊起來,而茱蒂轉過頭探詢我的意思。

  老實講,我沒看過茱蒂在我面前跳這種舞,我很納悶她居然熟練的像是一出生就學會,跳的完全不輸給其他三人,而騷勁及誘惑度更是大大勝出。想想反正只能看不能摸,而且連帶可以一睹其他三位美眉的年輕肉體,趁著酒意,我居然鬼迷心竅的點了點頭,後來回想起來,總覺綠帽子是自己招來的,怨不了別人。

  茱蒂似乎獲得了鼓勵,吐出哨子也隨著蜜兒喊了起來︰「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嗶…嗶…嗶嗶嗶……脫羅!脫羅!脫羅!……」一時之間四個女人跳的如癡如醉,肉體在男人的注視下更是慾火焚身、春情大動。

  忽然四個女人面對面圍了個圈,腰肢扭擺,嬌軀微彎,隨著音樂徐徐褪下小三角褲,然後三角褲勾在食指上不斷打轉,像足了手握 繩的西部牛仔,只等套向心目中的肥美獵物。

  「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蜜兒的聲音已經亢奮起來。

  四個一絲不掛的年輕美眉腳踩銀色高跟鞋,一式乳房挺翹、小腹平坦、大腿纖細,走馬燈似的繞著桌子一一展現她們的豐滿肉體,這時我臉上早就飛來婷婷那條米黃色小內褲,我聞到輕輕的騷味,一把塞進自己內褲裡頭。

  第一次看到蜜兒、婷婷跟小莉的肉體,我眼睛幾乎目不暇給。只見蜜兒的小 長的小小巧巧,陰毛稀疏,大腿內側磨來磨去竟磨出了晶亮的淫水,把陰毛糊糊的黏在陰唇上,一定是感覺男人盯著自己小穴心中特別刺激,陰道抑制不住頻頻泛水。

  婷婷好些,大概我撩的不夠,陰毛還蓬鬆的遮著穴口,可她的小 長的真是漂亮,由屁股看去只見大腿根部鼓出一團肉丘,好有彈性也好讓人心癢。

  而小莉的東西一如她的奶子發達的理所當然,她捲曲的陰毛根本遮不住兩大片鮑魚,隨著舞動黑亮的恥瓣不停顫動,她舞的忘我,好幾次翹著屁股掰開小 讓大家欣賞,連我都猛吞好幾口口水

  至於茱蒂是我再熟悉也不過的,她的嫩 長的稍偏後方,陰毛不多但很伏貼,很容易就可以一覽無遺,我害怕她被人看去太多,一直瞪著她,但她滿臉紅暈好似全沒注意到,只顧在男人面前抖動乳房、擺動屁股。

  阿正看的目不轉睛,雞巴已經掏出來搓了,干他媽的,他還湊身到桌前,一張臭臉幾乎貼到我的嫩 裡頭,我幾乎大聲咳杖起來,還好他只是看,手中的雞巴紅冬冬的,比士林大香腸還要大。

  「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嗶…嗶…嗶嗶嗶……搖羅!搖羅!搖羅!……」總算茱蒂搖到我面前,我狠狠的瞪她一眼,她極端無辜的看著我,好似一切都是我授意的,而她只是聽命行事。

  我咳了幾聲,她對我點點頭算是答應,屁股對著我一挺,兩隻小手掰開陰唇在我面前晃了好幾下,淫蕩的眼睛吃人似的看著我,就像要我趕快 她。干她媽的 ,如果我這時把她拉下來狠狠插進去不就和阿正打翻醋 子,若表明她是我女友,那帶著女朋友光溜溜的讓人輕薄可不是件光彩的事,我決計不會這麼傻的!

  而最要命的是,我看到茱蒂的嫩 已經浮起一坨淫水,白稠稠的汁液滿溢在艷紅的唇瓣中間,一定早想給雞巴干了,會不會待會摸到阿正的大香腸,醉意上湧,迷迷糊糊就塞進嫩 裡,那可糟糕透頂。

  「嗶……嗶…嗶嗶嗶……跳羅!跳羅!跳羅!……嗶…嗶…嗶嗶嗶……跳羅!跳羅!跳羅!……嗶…嗶…嗶嗶嗶……跳羅!跳羅!跳羅!……」這一次四個女人相準自己男人,火熱熱、香噴噴的肉體一溜煙全跳進男人懷裡。

  哨音停止、呼喝聲結束,整個特別秀告一段落。

  ~~~~~~~~~~~~~~~~~~~~~~~~~~~~~~~~~~

  我多希望跳過來的是茱蒂,可是一陣少女的幽香傳入鼻端,不是茱蒂的熟悉香水味,我知道還是原來的婷婷。

  婷婷面對面的貼在我身上,氣喘吁吁,渾身都是汗水,連頭髮都濕了一大半,我以為她需要休息,沒想到她拉開我的拉煉,一把將我硬梆梆的雞巴掏了出來。我用她的身軀遮住茱蒂的視線,問她︰「你不累呀!還想大哥弄你?」

  她握著雞巴夾在乳溝中間廝磨,小嘴沒好氣的說︰「都是你們啦!這樣一直盯著人家那裡看,害人家……害人家興奮起來,又麻又癢,好大哥你幫人家搔一搔嘛!」

  我的一股濃精早就蓄勢待發,只是茱蒂就在眼前,被她瞧見比照辦理不就完蛋了,我作難的說︰「不……不好吧!茱蒂姐就在前面,你不怕她吃醋,我可怕她讓我帶綠帽子哩!」

  婷婷用力搓了幾下,恨恨的說︰「討厭啦!膽小鬼!我女生都不怕,你怕什麼?」

  「唔……好婷婷,改天我再幫你通羅!你看,茱蒂姐看過來了!」我藉機往阿正兩人看去,只見茱蒂伏在阿正身上不停扭動,一雙挺直的粉腿緊箍阿正雙腳,屁股像只發情母狗般不停擺動。干他媽的死阿正,竟然把我看到的那沱淫水挖了出來,拚命在茱蒂嫩 外面亂塗。


  這時,蜜兒拉著大雄的手走進包廂裡的廁所,我奇道︰「我不知道你們還做這種服務!蜜兒進去幹嘛?」

  婷婷噗嗤一笑,邊舔著我的龜頭邊說︰「嘖……只要錢給的夠,有什麼不能做?況且你朋友都是斯文人,不會讓人討厭。」

  「咦!怎麼都沒聽你們說過?」我還以為她們最多只給人摸摸而已,原來還選擇性辦事。

  「這種錢我們自己收了!不需要向你交代,但茱蒂姐是知道的,她沒告訴你嗎?」婷婷仰著頭看我,一臉莫名其妙。

  「哦!有啦!她稍微提起過,不過我沒放在心上。」頓了頓,心中湧起一股危機感,我接著說︰「婷婷!你過去告訴茱蒂姐,我只准她讓人在外頭摸,最多幫人家吹出來,再超過我就不要她了。」

  婷婷臉上有幸災樂禍的笑容,我收起露出來的雞巴,她赤身露體的走到茱蒂身旁,在她耳朵嘀咕一陣,茱蒂看看我,臉上似笑非笑,我知道她會聽我話的。

  ~~~~~~~~~~~~~~~~~~~~~~~~~~~~~~~~~~

  蜜兒跟大雄在廁所待了十來分鐘就出來了,兩個人都有如釋重負的舒坦神色,腳步輕飄飄的,一定剛發洩完渾身精力。剛進去時蜜兒記得帶上內衣褲,出來時內衣褲已經穿妥,才坐回沙發就簌簌地穿起外衣。

  而二十分鐘裡小傑已經被小莉搞得射了精,小莉手指伸進小傑褲襠拚命搓動,可是好像全無起色。

  阿正跟茱蒂的好事才剛上演,茱蒂整個嬌軀被抱在阿正胸膛上,一隻大手拚命往茱蒂嫩 裡鑽,有時擋在洞口外此路不通,有時才進去幾分卻被茱蒂拉出來,兩個人你插我拔的亂成一團,手指就在陰唇間穿進穿出,幾乎是變相的指奸茱蒂。

  我看茱蒂的小 在抵抗中肥脹起來,白稠的淫水流了阿正滿褲頭,似乎穴裡也渴望雞巴的插入,我又生氣又興奮,心裡頭一股淫穢的感覺慢慢升起,一方面希望她甩阿正一巴掌回到自己身邊,另方面也期待阿正用力捅進去讓她嬌嚎討饒。

  我的龜頭癢的不得了,一股濕熱的感覺吸吮著它,是婷婷的小嘴。

  「哇!大哥的雞巴一下子大了好幾倍,是不是喜歡看茱蒂姐被其他男人干呀?」婷婷邊舔著我的龜頭邊問我,她整個人蹲在我胯下,屁股開開的實在淫蕩。

  「哪有的事!我是被你吹大的,你這個奪命喇叭嘴,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忍不住射在你嘴巴裡。」我否認道。

  「唔……我就是要你射出來……你這討厭的壞東西……都不知道人家……不知道人家想你……」婷婷發狠的咬了幾下,我感覺馬眼噴出一點東西,吸一口氣,我硬是憋住射精的慾望。

  「嗯!啊……人家癢死了……哥哥你都不碰人家……人家想死你的大雞巴了!」婷婷屁股不斷扭動,似乎藉由這種動作可以獲得稍許滿足。

  這時茱蒂半推半就的被阿正拉進廁所,才看婷婷含著我的雞巴,她美目一睜瞪我一眼,嘴巴噘了起來。

  婷婷沒看見茱蒂惡狠的眼神,聽得廁所門聲響,掉頭不見茱蒂,她高興的說︰「哦……你看……現在茱蒂姐不在了……哥哥你趕快進來好不好……人家快想瘋了……」站起來雙腿跪在我大腿旁,粉臀大張,一臉企盼的望著我。

  我瞧見她一臉淫慾的浪蕩模樣,小 裡一絲晶亮的淫液滴到我矗立的龜頭上,我哪受的了,扶住雞巴,我慢慢的插進她濕透的嫩 裡。

  「唔……真舒服……哥哥的雞巴插的妹妹爽死了……哦……好哥哥……用力插我……對……用力……插死我這淫蕩的妹妹……」她舒了一口氣,秀麗的眼睛溢出甜美的眼淚。

  少女的嫩 果然緊密,我整支雞巴全給溫熱的膣肉牢牢包住,實在爽到骨子裡,看她一張清純的小女孩臉孔,卻熟練的挺著腰用自己小 套著我,感覺陰道不斷收縮,我好怕自己馬上就射出來,我抓住她屁股不准她動,喘氣說︰「我的浪妹妹……你先別動……我忍一下……待會一定狠狠 你……」

  「唔……不要啦!人家現在癢嘛……你多插幾次它就不癢了……」她掙扎著就想繼續套動。

  「嘻……你看……大家全睜大眼睛看你發浪……你丟不丟臉……拚命要男人插你小 ……羞羞臉哦……」我看其他四人全望向這邊,完全是欣賞活春宮的表情,趁機就嘲笑她。

  她偷偷看向後面,真的八隻眼睛全盯著她光溜溜的屁股直看,而敞開的穴穴裡還套著男人的碩大雞巴,實在丟人,她滿面紅霞的罵了一句︰「看什看?沒看過人做愛呀?自己不做卻喜歡看別人做,真討厭!」

  大家轟然失笑,笑得婷婷羞忿難當,抓起自己小背心遮住屁股,啐了句︰「哼!就是不給你們看,想看免費表演,門都沒有!」雖然嘴巴死不認羞,可是她果真乖乖的沒敢再動。

  ~~~~~~~~~~~~~~~~~~~~~~~~~~~~~~~~~~

  伏了四、五分鐘,其他男女見沒戲可看,自然做起自己的事,停了許久的歌聲再度響起,小莉跟小傑也甘心的穿回衣服。

  我休息的差不多,知道待會茱蒂出來就沒機會再 婷婷的嫩 ,於是抱緊婷婷纖腰,屁股一挺一挺的抽插起來。

  感覺雞巴在盈滿的水塘攪動,婷婷被我插的悶哼起來,可她這次學乖了只敢在我耳邊低聲呻吟,咬著我的耳朵不停說︰「哦……哥哥好棒……這次雞巴……更……更大了……啊……啊……婷婷爽死了……就是那裡……哥哥幹那裡……喔……妹妹……會死掉……啊……」

  「唔……好棒的雞巴……頂到……妹妹的胃裡頭了……啊……啊……大哥你……不公平……都不干我……只干茱蒂姐姐……啊啊啊……我要你……天天……天天乾妹妹的騷 ……」她甜美的胡言亂語起來,要不是有音樂聲壓過,大家一定可以聽見每次插到深處響起的「唧滋!唧滋!」聲音。

  我看見大雄看著我,手又再度摸起蜜兒的屁股,蜜兒咬他一下,溜到一邊同小莉交頭接耳,兩個美眉一邊竊竊私語一邊望向我跟婷婷,眼中的神色曖昧難明。

  忽然一股灼熱無比的液體澆到龜頭上,婷婷狠狠套到雞巴根部,聲嘶力竭的呻吟︰「哎……哎……啊……不……不行了……爽……爽死我了……」渾身香汗直冒,陰道拚命抽搐,一股少女青澀的體味瞬間大盛。

  感覺熱熱的液體由小 汩汩而出,一直流到我的陰囊、我的大腿,我心中一蕩,精關一鬆,積聚在馬眼的濃精潰堤似的往前猛衝,帶著極度亢奮我將陽精激射到陰道最深處。

  「啊……啊……啊啊啊……好哥哥……你……你要脹……脹破妹妹的 了……喔……射進來……通通射進來……喔嗚……射進人家子宮裡了……我……我要吸光……吸光你的壞東西……」她幾乎癱瘓成一團軟泥黏在我身上,嬌軀直打顫,小 擠牙膏似的一擠一鬆、一擠一鬆,我一股股精水就不停的往她子宮裡沖。

  我射的一滴不剩,有半分鐘裡頭昏眼花、腦海空白,兩個人緊緊摟在一起享受餘韻的侵襲。

  其他四個人老早發覺我們掛了,雖然歌照唱,眼睛卻注視我倆的舉動,我無所謂,他們的目光在我解讀之下純粹是好奇以及艷羨。

  等我跟婷婷回過氣來,茱蒂卻還沒出來,我看看時間,已經過了二十來分鐘,心裡頭油油然浮起一層憂慮。會不會茱蒂的小嫩 已經插進那條士林大香腸了呢?士林大香腸插進我的小嫩 裡會不會讓茱蒂爽的哎哎叫?茱蒂會不會喜歡那根丑醜的士林大香腸?而以後她拿我跟士林大香腸比較我怎麼受的了?

  一想起阿正紅紅的雞巴 著茱蒂粉嫩的陰戶,我就坐立難安。心中忿恨,連婷婷埋頭在我胯下幫我舔淨了雞巴上的精液我也無法盡情享受。婷婷忙了許久,一張塗著咖啡色唇膏的漂亮小嘴沾著閃亮水漬仰頭問我︰「你……你討厭啦……人家幫你舔的滿頭大汗……你都不疼我……怎樣,耽心茱蒂姐姐嗎?」

  我看她秀髮凌亂,櫻桃小嘴更是洩得一踏糊塗,一把將她抱在身上,吻去她小嘴上的水痕,我說︰「當然耽心,另一方面我也累了,你真是厲害,哥哥快給你搾乾了,現在還雙腿發軟哩!」

  婷婷吃吃的笑,皺皺鼻她說︰「你要死啦!把人家說的像是……像是蕩婦一樣……好像……好像很會做愛……真是難聽……」

  「很會做愛?哈!就算很會也不丟臉,你看……哥哥好幾次都快給你吸出來,還好趕緊忍住,如果電視上有做愛比賽,你定是第一名。」我打趣她說。

  她嘴巴一嘟,狠狠捶我︰「人家才不要參加什麼做愛比賽!丟死人了!要參加你讓茱蒂姐參加,她搞了三十分鐘還不出來不更加厲害?」一副輕怒薄嗔的嬌態兼之坦露的嫩 在我陰莖上不斷滑動,我發現垂頭喪氣的雞巴居然又悠悠然挺立起來。

  「你再動,再動哥哥又想幹你了……這次沒有三十分鐘可不能結束呦。」我警告她。

  發現胯下的異狀,她眉目含春的說︰「哼!來呀!來干我呀!誰怕誰?有膽就插進來!」張開屁股就用陰唇包覆著雞巴前後滑動。

  我還真沒膽了,想到茱蒂可能馬上出來,我壓抑住倆人慾火,提議把衣服穿起來,婷婷啐了一聲沒用,聽話的乖乖穿上衣服。

  六人整理整理凌亂的衣服以及沙發,丟掉一些黏稠的衛生紙,沒等多久,茱蒂跟阿正魚貫走出廁所。

  正臉上有疲憊的神情,不知是沮喪還是高潮後的失落感,我寧願前者多些。而茱蒂走出廁所是無比的神清氣爽,她對我眨眨眼,我莫名所以,不知是她順利幫阿正吹出體內的膿血,還是她已經獲得滿意而愉悅的高潮。

  我沒有問,八個人略事交談,茱蒂說阿正買的三個鐘點已經到了,同婷婷三女就先行離去。一直到四個美眉消失二、三分鐘後,阿正才失魂落魄的追出去,他說,他忘了要茱蒂的電話。

  (干他媽的!要我女朋友的電話,有公司電話不就好了?)我心裡咒罵一句。

  (3)

  ~~~~~~~~~~~~~~~~~~~~~~~~~~~~~~~~~~

  茱蒂四人離開之後,我隨意哈啦幾句,不到五分鐘我就藉故先行離去,一直走到停車的地方。她們原本笑嘻嘻的一定談論著男人的惡行惡狀,見我進到車中卻都不約而同沈默下來。

  在回程的路上我問茱蒂︰「你跟阿正在廁所搞什麼東西?怎麼那麼久!」

  茱蒂說︰「還不是聽你的話用嘴巴將他吹出來,你就不知道那個阿正又色又沒用,含沒兩口就洩出來,可是他不讓我出去,一直強迫我再把他吹硬,我吹的嘴角幾乎抽筋,可他不舉就是不舉,嘻……真是沒用!」

  我有點吃味,酸酸的說︰「真沒讓他插進去?」

  「絕對沒有!你以為我愛呀!還不是看在你的面子又想多賺點錢,我喜歡的還不是你這根壞東西……」她撒嬌的賴在我身上,小手一直摸我的褲襠。

  「哼!你收阿正多少錢?」我哭笑不得的問她。

  「嘻……其他不算,進廁所我就拿他一萬五千塊,可以吧?」茱蒂掏出一疊鈔票向我炫耀。

  我不知道阿正這麼凱,今天除了四個美眉三個小時總共一萬二千塊錢,特別秀的六千塊錢,以及小費的好幾千塊錢,若加上每個美眉額外服務的費用,沒有五、六萬塊絕對打不死。我估量自己可以抽取多少金額,嘴巴悻悻的說︰「哼!見錢眼開,要銀子不要身子,你們這些無恥淫娃回去還不給我漱漱口、刷刷牙,別讓精液塞住你們牙縫!」


  「是!三七仔老鴇大哥!」四個女人應了一聲,齊齊嬌笑。

  ~~~~~~~~~~~~~~~~~~~~~~~~~~~~~~~~~~

  我原本相信茱蒂說的都是實情,這次讓她破例貢獻出嘴巴,我已經相當別扭,可是隔了一個禮拜遇見阿正,他跟我說的卻完全是另外一個版本。

  那天中午在街上遇見阿正,還好只有我一個人,他拉我到咖啡廳裡說話。

  「上個禮拜的美眉好玩吧?你還有沒有找那個婷婷出來打炮?」他開門見山的問我。

  「沒有耶!我沒留下她的電話,那天之後我們就沒聯絡了。」我能告訴他我天天跟婷婷在一起嗎?

  「哦……我以為可以藉由你聯絡上茱蒂的,那天之後,我打電話到傳播公司,她們說茱蒂已經不做了。」他略帶失望的說。

  (廢話!我當然知道,這是我要蜜兒她們說的。)我心裡頭暗笑。

  「可惜!那麼漂亮的美眉,那天我幹了她兩炮,現在回想起來,老二就一直髮硬!真把來做女朋友,不知道一天要干她幾回,肯定會虛脫而死。」他回味無窮的說。

  「啥?你干她兩炮?那麼厲害呀!」我吃了一驚,很想知道事情真相。

  「不然你以為我進廁所三十分鐘是幹嘛的?你就不知道她有多騷,一進廁所就脫下內褲要我趕緊 她,媽的!她的 那麼緊、那麼浪,我從後面老漢推車插沒幾下就被她搖出來了,嘿……不要笑我!要是你也一樣,看到那麼漂亮的屁股跟小 不停被自己抽插,淫水還潺潺流到自己雞巴上,一不小心就會噴出來的!」他淫笑著。

  我心中罵了他祖宗十八代,難道他不知道插的是我的小 ?可是我的雞巴卻越聽越興奮,我追問︰「然後呢?」

  「我原本想出去的!可是她沒達到高潮,像發情的小貓不肯放我走,還跟我說這樣出去會被同伴恥笑,乾脆待久一點,她把雞巴吹硬了再來一次。」我不知道實情是這樣頓時目瞪口呆,真不敢相信茱蒂這麼淫蕩。

  「多來一次我當然欣喜若狂,像茱蒂這種漂亮女人,一天 她千百次也不嫌多,於是我們躺在地板上用69式吸吮彼此性器官,媽的!真該讓你看看順便嘗嘗,她的小 裡肉芽真多,全是鮮嫩的粉紅色,還有股女人騷騷的特殊體味,我才不過用舌頭頂了小 幾十下,雞巴已經被她吸得硬起來,她迫不及待的騎到我雞巴上頭髮浪的上下套動,這次我可沒有草草了事,足足幹得她洩了二次,然後舉著她的腳側身又狠狠幹她幾百下,直干到她的陰唇紅腫外翻,我才跟她一起洩了出來,那真是爽快又疲累的事,我們兩個人緊緊插著休息好幾分鐘才走出廁所。」

  「那天我整個胯下全是她的淫水,哦……我穿著西裝褲你們不知道哩!回家後我實在不捨得洗澡,足足保留她的氣味兩天兩夜,最後還把沾有她淫水的內褲保留下來,現在我只要聞著那內褲的騷味打手槍,一下子就射出來了。」

  聽見朋友口中栩實說出姦淫自己女友的過程,那滋味真不好受。可是我的雞巴卻硬梆梆的拚命直跳!我好想回去狠狠 那不老實的茱蒂,一直 到她說出真話為止。我假裝艷羨的說︰「聽你一講我心都癢起來了,哪時候也讓我嘗嘗茱蒂的淫蕩滋味。」

  「呵呵!可能沒機會了,等我聯絡上她我就要追她當我女朋友,朋友妻不可戲,難道你還玩的下手。不過我以後一定會多說我們的韻事讓你過乾癮。」他笑嘻嘻的說。

  (干他媽的!你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戲!我的茱蒂你就好意思干她數百下,還沒戴保險套哩!)我心頭忿忿,可是偏偏不能說破,深吸一口氣我面目僵硬的說︰「可是我沒辦法幫你聯絡上她,你只好自求多福了……嗯……對了!那條內褲是你的還是茱蒂的?」

  阿正哈哈大笑,面有得色的說︰「廢話!當然是她脫下來送我的,就是那天她穿的性感黑色小三角褲,絲綢的,跟她的皮膚一樣細滑,想到那天她沒穿內褲離開,一個小 光溜溜的好不淫蕩,我就非常後悔那天沒留下她的私人電話。」看我臉色不好,他拍拍我的肩膀說︰「不要忌妒成這樣,有一天你也會遇到這種迷人又性感的女人,其實那個婷婷也不錯,有日本高校生的味道,猛一看,還以為是濱崎步來了,偏偏你不喜歡,就喜歡我的茱蒂。」

  (什麼時候我的茱蒂變成你的?)我心裡叫屈,好後悔那天讓她下海,怪也怪自己一時鬼迷心竅,全沒料到自己那麼容易戴綠帽。

  阿正要不到幫助很快跟我分手了,在走回我跟茱蒂小套房的路上,我不斷回想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大相庭涇,真不知該信哪一個?左思右想還是阿正說的可信些,茱蒂有瞞我的可能,而阿正就完全沒有吹牛的必要。


  【完】